隔牆有耳:
聖士提反家長與校友之戰 
家長代表:轉直資係需求

 
 
【家長代表:楊哲安】教育局前政治助理楊哲安認為,直資可以為港人帶來選擇。謝榮耀攝
 

 

【隔牆對論】
本地精英教會學校,過去10年排隊轉直資,本來相安無事,直至聖士提反女子中小學開價每年約3萬元學費,反直資民情爆發,紛紛高舉「長衫」不分貧富的價值。
穿過長衫的聖士提反女子中學校友廖淑華、鄭子伶,心痛母校在教育亂世中,敗給沒轉直資的英華女學校,「點解我哋企唔住?」在她們心中,母校是階梯,讓基層有機會憑知識改變命運,攀上社會上層。教育局前政治助理楊哲安有兩個女兒,其中一位已是聖士提反女子中學附幼學生。在他眼中,教育有價,長衫有市,轉制直資是自由經濟的供求問題。
記者:姚國雄 歐陽子瑩

 

記:《蘋果》記者
楊:楊哲安,教育局前政治助理,現為羅盛(香港)顧問公司的香港執行總監;就讀名校聖保羅男女小學,牛津大學畢業;與前藝人張燊悅育有兩女

記:政府十多年前大力鼓吹直資學校,學校可自決教學語言,彈性安排人手、款項,不用受制於政府。你做過教育局政治助理,你如何看直資制度呢?
楊:香港600間小學,400間中學,直資學校比率得9%。一個很受掣肘嘅教育環境,對香港多元化社會唔啱。直資制度容許有能力、有教學理念、想用不同方法嘅學校,去照顧小朋友讀書,有乜嘢問題呢?畀多啲自由空間佢之嘛!我係支持學校去諮詢同研究。
聖士提反有過百年歷史,出咗咁多社會棟樑,我相信學校,如果佢哋覺得直資更有效帶出佢哋嘅理念,有乜嘢問題呢?

記:你會否擔心聖士提反女子中學和其附屬小學轉為直資後,學生多數來自富裕家庭,逐漸變成貴族學校嗎?
楊:我冇咁嘅expectataion(預期),我亦都唔希望見到咁樣。其實要睇吓學校收生嘅理念係點樣,校監都講咗學校會照顧不同階層的人,除非你唔信佢。

記:聖士提反女子中小學初定每年學費約3萬,直資聖保羅男女學校5至6萬元一年,私立弘立書院更加逾13萬元,這批學校同樣提供助學金,但基層家長即使有助學金,也可感受小朋友將來要與富家子弟讀書的壓力,何來報讀?
楊:我唔同意,如果你批評直資學費貴,你唔好淨係抽嗰幾間,唔該你抽埋全部5,000蚊以下嘅直資。地利亞嗰批直資學校,專責照顧南亞裔學生。你睇事要全盤咁睇,如果你只係揸住呢幾間學校,跟住你就打爛呢個制度,咁我覺得對個制度好唔公平。審計報告有講過用助學金用得唔多,但唔等於直資制度衰咗。
教育係要有費用,只係睇吓邊個出。有服務,就會有價值,如果學校轉為直資,佢一定要盡量推廣,叫擔心經濟能力嘅學生都要報讀,唔好因為資助模式而唔報。

記:如果聖士提反女子學校真是變了貴族直資學校,你有何看法?
楊:如果有一日,學校去到本來唔想發展嘅地步,而冇能力扭轉,我覺得好可惜。轉直資係佢自己自願,佢要對自己嘅決定負責。

 

「你個demand都唔同,你個supply就跟住唔同,你唔可以規劃每區有幾多間直資、津校,我認為咁係非常之唔健康,香港從來唔係規劃經濟。」

記:中西區現時有12間中學,四分一已是直資學校,你是否同意有太多直資學校令學生選擇減少,剝削基層接受這些學校教育的機會?
楊:在港島區,好多外國人來港工作帶埋子女,佢哋不能入讀官津校,你個demand都唔同,你個supply就跟住唔同,你唔可以規劃每區有幾多間直資、津校,我認為咁係非常之唔健康,香港從來唔係規劃經濟。發展直資其實係畀多咗好多選擇畀整體香港人。

記:你作為前教育官員,也安排女兒讀直資,是否連你自己也對官津學校缺乏信心?
楊:每人安排子女去邊度讀書都有自己嘅理由。有議員配偶係外國人,咁係咪代表佢對本地人冇信心呢?我對官津校係有信心,但唔係代表人人一百分之一百要呢個模式吖嘛。

記:被視為精英的22間補助學校,有7間已轉為直資,這個趨勢反映甚麼?
楊:呢個反映教育團隊的成熟,因為學校要有能力去申請再獲批,係要有好嘅管治能力、教師水準、口碑,因為脫離中央派位制度,亦要冒一個風險。

記:你說學校「脫離中央派位制度亦要冒風險」,但中央派位五個組別(Banding)減為三個組別,令傳統Band1中學要錄取成績較遜學生,是否學校根本不喜歡中央派位制度,不想冒險,故用直資取回收生自主權收叻學生?
楊:聖士提反女子中學校監王鳳儀說一校一家,因為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