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遊芊陌:假面學生做慈善

美國少女Suzy Lee Weiss報考長春藤大學被拒,憤怒地在《華爾街日報》撰文,大力鞭撻收生制度的虛偽,這種「發爛渣」式的報復行徑,做法可圈可點,但文章點出一些關於學 校參與慈善活動的觀察,卻相當令人會心微笑。近年香港的教育制度也不斷強調多元發展,學生要走出校園、幫助貧苦,但當助人只為求分數和美化個人檔案時,假 慈善的虛偽只會令學生變得更冷漠。

女兒就讀的是國際文憑(IB)學校,IB的其中一個重要原素是CAS,即創意(creativity)、行動(action)、服務(service)。 請注意,這個元素除貫穿學校課程外,在考取預科文憑試時是需要計分的,服務時數不足便畢不了業。小悠、小芊初進學校時,那種關愛弱勢社群的氣氛,很令我們 感動,每次學校籌款,我們都篤信力行,有錢出錢、有力出力。但當學校規模越來越大,籌款模式開始變得花樣百出,Suzy在文章中提及的fun-runs、 dance-a-thons、bake sales,通通都有;也陸續出現一些我們聞所未聞的慈善團體,雖然未至於如Suzy嘲諷的「為露宿者的寵物提供獸醫服務、為剛果的猩猩籌款,又或關注冬 天嘴唇爆坼問題」,但也足以令人由大開眼界以至感到麻木。
漸漸發現,這各種各樣的籌款活動,對學校、對學生而言,都帶有交差味道(國際文憑組織 IBO會定期派員審視學校,以確保其教學與IBO訂定的原則一致),所以籌款活動寧濫勿缺,最重要是參與時拍張照片,擺上學校bulletin以資證明。 好友M的兒子同樣就讀IB學校,近日響應校方號召參加慈善跑步活動,卻發現整個過程古靈精怪。首先發起者並不着力呼籲同學參與,報名後基本上不聞不問,完 全沒要求大家戮力募捐。活動當日發現,參加的原來都是發起活動老師的高年班子女和同學,好友一家盲舂舂的加入,像陌生人一樣格格不入。活動完了,各散東 西。幾天後學校網頁上載了一則成功籌款的消息,各人的報名費變了籌款金額,功勞全歸幾位高年班學生,相信會寫進各人的CAS檔案內。
必須強調,慈 善活動本身並無問題,絕大多數參與者也是本着助人之心參加的,但對我們的下一代而言,慈善公式化是否可以培育他們的同理心?花一萬元旅費去柬埔寨教導幼童 英語,表面上很激勵人心,但原來行程只有五天,扣除首尾兩天的航程,三天的英語速成班,人們不禁要問:到底所為何事?
貧富懸殊、不公不義,以為遠在天邊其實近在眼前。如其攀山涉水,不如在家上facebook看看「碼頭的辛酸」,讓小悠、小芊明白,在現今社會,除了爸爸的工作是「講嘢」、媽媽的工作是「寫嘢」以外,原來還有一群叔叔是過着如此不人道的生活。
慈 心善行應發乎內心,別讓下一代在內心籌組虛假的慈善團體,樂善好施未必如我們想像那麼遠,我們身邊已滿是需要援手的一群。與其花費數萬元旅遊別國貧民窟, 不如將周遭的社會拉到身邊。畢竟,追尋公義應該是普世價值,而不是在乎於金錢價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