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不是亚裔。」美国种族多元化,但也多种族歧视,即使是名牌大学,收生都有种族歧视,结果很多混血亚裔学生,填表入读申请表时,都不敢承认自己的 亚裔身份,免被定型,必须考取更好成绩,才被取录。在香港出生、妈妈是台湾人、爸爸是美国人的哈佛大学新鲜人,之前就选择在入读申请表填的种族栏别留白, 绝对不认是亚裔人。

很多年前,美籍亚裔已深信自己入读名牌大学比白人学生困难。有研究就显示,亚裔生符合入学要求的比率远超美国亚裔6%人口比例,他们报大学考的 SAT测验成绩必须比其他种族考生高上数百分,才能得到平等取录机会。有评论指美籍亚裔生,往往不被当成个人来评估,而是被归为「表现超群的亚裔」这典型中。

填「白人」增入学把握
美国名牌大学收生对亚裔生成绩要求更高,为了增加入学把握,越来越多亚裔生拒在入学申请表填写自己是亚裔。在美国出生的奥姆丝特德( Lanya Olmstead),一向自认是一半挪威人一半台湾人,但填写哈佛申请表时,她在来自台湾、认为大学收生对亚裔不公的妈妈敦促下,毫不犹豫地在表格种族栏 「白人」格子打「×」,也许是「隐瞒」策略成功,她最后顺利成为哈佛新鲜人。

奥姆丝特德的成绩,的确符合亚裔生「典型」──高中成绩平均分( GPA)是4分满分, SAT取得2,150分,只差250分就取得2400分满分,但她自评「相当低分」,因为「许多亚裔 SAT和 GPA都满分……学校很难全部录取。」
妈妈是第二代美籍华人、爸爸是希腊移民的哈莉基亚斯( Amalia Halikias),同样在申请表填「白人」,现在她是耶鲁一年级学生。她坦言自己成绩好,但「不想被归为典型亚裔」,而她一向注重华人传统的妈妈「也极 之鼓励」她隐瞒种族,所以她理直气壮说:「假如知道会受到歧视,不实报是绝对合理的。」
父母是台湾移民的耶鲁生庄小姐( Jasmine Zhuang),姓氏一看就知是华裔,但她报名时也没表明种族。「那是象征性的做法,算是反抗加诸在美籍亚裔生身上的较高要求吧。」

但有人觉得不表明血统不妥。巴尔芙( Jodi Balfe)在南韩出生,3岁随韩裔妈妈到爸爸的祖国美国定居,申请哈佛时,她不听师长、朋友和学校的升学指导员劝阻,诚实报上亚裔身份。「隐瞒血统令我 很不舒服。亚裔背景对我的人格形成很重要。隐瞒像出卖灵魂,为了入学不值得。就算被录取,也像只有一半的我被录取。」她顺利成为「完整」哈佛人。

皮克蕾尔( Heather Pickerell)则选择避而不答,申请表上种族栏留白。有美国爸爸和台湾妈妈而在香港出生的她说:「我认为不作答可增加我的机会。而且,要是哈佛因而 不录取我,我也不想上这种学校。」她不像巴尔芙那般有很强烈的种族认同,一切视乎身在的地点。「在美国,我比较自觉是亚裔,因我在亚洲出生,有亚裔血统, 在亚裔家庭成长。但在香港,人人比我更亚裔,我较自觉是美国人。」

「美国人」填亚裔说不通
混血亚裔出了身份认同问题,不只一人。耶鲁二年生霍姆丝有华裔妈妈,她也没在申请表填亚裔,因她「自觉是美国人」,「填亚裔反而说不通」。美韩混血耶鲁生凯特唱反调:「我不是白人,不填亚裔并不对。」

假如名校收生继续看种族,不肯按成绩收生,亚裔生隐瞒种族的情况势将越益普遍。当然,亚裔生成绩较佳,若仅以学生成绩为收生标准,名牌大学可能尽是亚裔生,到时白人学生必投诉被歧视。

美联社